似悲凉虾🎋

慢工出细活


这里凉虾,定期清文,目前状态见头像

【喻黄/哨向】《天寒日暖》本宣+预售

三月不识:




占tag致歉,预售结束删除。【-预售戳我-】




文名:天寒日暖


作者:三月不识


cp:喻文州 X 黄少天 


备注:哨兵向导,向导喻文州 X 哨兵黄少天,含少量双花内容。


分级:R18


售价:100


页数:上下册,正文25.5W+番外1W字


预售时间:2018年6月17日晚8点,预计持续一月。


预售链接:戳我一下




试阅: ç‚¹æˆ‘点我




前十名付款赠送钥匙扣1个,预售期拍付可获作者签名明信片。特典吧唧仅在预售期赠送。


商品名称是笔记本,仅避免xx。希望大家不要让家长代买,拜托了~接受微信或支付宝转账,具体请私信联系我~


预计7月下旬发货。


红心+蓝手+转载本宣,预售结束抽一人送全套。


不二刷。




周边


特典吧唧:四面储鸽 @四面储鸽 


明信片:弥纯  @白開水少尉 


钥匙扣:猫婶  @CatAunt 




参与人员


主催:羯墨


封面设计: @行者修罗 


校对:任意门校对组


排版: @行者修罗 




谢谢大家支持,拖得时间有点久,实在不好意思,鞠躬~

破而后立

cp:#安雷#

给泊的生贺,晚来了不少真是不好意思  @停船靠岸 ï¼ç”Ÿæ—¥å¿«ä¹!(^O^)y

第一篇安雷产出,私设如山

&--

为维护位界之间的稳定与和平,凡一位界灵不得与本司中灵决斗,更不得重伤本司中灵甚至置之于死地,违者刑罚由流放到三位界到抹灭痕迹都可,依情况判定。

——《位界刑法第一章》

1.

安迷修迷路了。

虽然,国家中地位仅次于国王的唯一一个王子,在自家王宫后花园中,迷路了,确实是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

但是,“早知道就不应该一个人跑来迷宫的……父王又要说我到处乱跑了……”年幼的小王子皱着他小小的眉头,双手不安地和上衣下摆纠缠在一起,两只手指绕来绕去,绕来绕去。

他察觉到面前原本柔和的阳光渐渐强烈了起来,他不自觉地抬起了原本低下的头,眼前原本只有一堵灌木修成的高墙,一个人影从阳光中渐渐清晰,阳光也随之渐渐变弱……

“哟,小王子,迷路了吗?”眼前穿着纯白长袍的男人微微低下了头,与安迷修的的目光对上,使他沉浸在一望无际的紫色漩涡中,“来,我带你出去。”

安迷修看着陌生的男人向他伸过来的手,犹豫了一下,顺应着心中对他没由来的信任,点了点头,小手搭了上去。

男人眯起眼笑了一下,紧紧握住他的手,转身带他离开。

安迷修想,那个笑容真漂亮。

低头能看见自己小小的手被男人的手完全盖住,他的皮肤很白。抬头能望见男人棱角分明的侧脸,额前黑色的碎发随着他的走动而微微晃动,嘴角是微微翘起的,整个人身上仿佛一种神圣的光辉。

“到了。”突然停下,安迷修有点没反应过来,无意间瞟到了他宽大衣袍里摆出了一个小马木偶,“怎么了?”

安迷修能感受到男人轻轻蹲了下来,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他咬了咬下唇,做了一个大胆的邀请:“你,可以一直陪我吗?”

他只是单纯地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此话一出,才觉得作为一个修养很高的王子,这话显得太过鲁莽。他的手还是紧紧攥着衣服下摆,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抬起了头。

“当然可以。”男人微的一愣,然后笑容从他的嘴角蔓开,“我叫Ray。”

安迷修在这个自称叫Ray的男人重新握住了他的手,能清晰感受到他掌心传来的热度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我叫安迷修。”要是父王在这里,估计又是板着脸训自己一顿了吧。

安迷修正暗自庆幸,没注意到男人听到这个名字后的一愣神。

安迷修,你终于还是被我找到了啊。

身穿白衬衫的青年有一下没一下地撑着长篙,小船在河面上颤颤巍巍地摇着晃着,驶向迷雾的远方。

“咳咳咳,小子,划船能不能划稳点,看你这样子不像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倒像是垂暮(的老人咯!还不如老头子我来划,划得准比你好多了……”

“那你倒是来划啊。”安迷修没好气地打断他的话,停下手上的动作,没往船蓬里看一眼。

“咳咳咳,你这就太懂得尊老爱幼了,我那是开玩笑,打了一个比方而已,懂不懂?”

“……算了,趁着这段休息时间让你歇会吧,待会还是你自己划船去,我可不陪你了啊。”

“诶诶诶,你真的没点打算继承我的衣钵,我这〈渡翁〉的赐位可是全人司,不不不,是全三司,整个三位界,最最最清闲的赐位,没有之一——还是说你果然是和地司那个小子搞到一起去了!啧啧啧,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你……我没什么好说的,反正你这赐位我没想要,你好好做你的事去吧,我下去了啊。”

安迷修跳下了船,尽管这像是河,然而他踩着却没有任何不适,就像是踩在平地上一样。他笔直地向左边的溶洞走去,在一阵漆黑之后,是豁然的光明。

“哟,安迷修,你又来了啊。”

他不用转身都知道那是地司所谓最随性自由的赐位〈游者〉所有者,雷狮。虽然死后去到三司的灵,大多都“被”遗忘了自己的姓名,彼此之间以新的赐位称呼,但是雷狮是喊他安迷修的,而他,也是喊雷狮的。

“那〈审判长〉还没给你安排赐位啊,我看那〈渡翁〉老头倒是挺中意你的。”雷狮看他没转身,轻佻地吹了声口哨,然后——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一见面就开打。”安迷修猛地侧身,险险躲过对面的一记手刀。

“当然——”安迷修感觉耳边有温热的吐息,颈侧痒痒的,有点……,“不行。”

只停留了两秒钟甚至更短,耳边的温度就迅速降下来。安迷修略带些惋惜地摸摸自己的耳垂,双手插进裤兜,慢慢悠悠地跟上前面的身影。

前面的人,或者该称作为“灵”,上身是简单的白色外套搭黑色紧身衣,额间有一条星星的头巾。安迷修边走着,脑海中不禁浮现了三司其他同僚对眼前〈游者〉的“极高评价”——自由,无拘无束,随心所欲,甚至还有,神圣,温柔,刀子嘴豆腐心,更甚者还有,暴戾,无理,嗜血,狂躁……

 

啧。

安迷修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悠悠地跟在雷狮后面。他当然知道什么不该问,就像他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能在固定的时间遇见雷狮,他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还能维持多久。

眼前渐渐出现了一个岔路口,三条路,雷狮背对着他挥挥手,走入了左边的路,安迷修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抬脚走向中间的路。

小王子第二天的精神有些恍惚。Ray注意到了他的异常,摸摸他的头,询问他的情况。

小王子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教父,像马上就要开口的样子,随即低下头,摇了摇小脑袋:“没什么,就是做了个梦。”

“噩梦?”Ray想想,十岁的小孩子还能做什么梦呢?

“不算好梦,也不算噩梦——”他低下的小脸微微发烫,“——我也记不太清了。”

2.

“殿下。”

安迷修看见守在殿外的身穿白袍的黑发男人,重重地松了口气,从刚刚与父王的交流中脱离出来,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Ray取来侍女手中的外袍,走上去给年轻的王子披上,双手安慰似地拍拍他的肩,语气尽量放得轻柔:“怎么样?陛下没有为难你吧。”

安迷修感受到披上的外袍,背上还有刚刚未干的汗,抬手想把衣袍掀下去,又怕扫了教父的兴,只得将外袍稍稍外敞:“父王还是不是很待见我……我是不是又做了什么惹他生气?”

Ray看着王子抬起的眸子,没忍住又抬手揉了揉他棕色的头发,牵起他的手:“走吧,去街上逛逛。”

一听这话,小王子先前的阴郁一扫而空,欣喜从脸上就能看出来,任由Ray牵着他的手,忘记了在自己刻意不去接触他之后,自己和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亲昵的动作了。

王都的街上永远是熙熙攘攘的,小王子从小是被严格控制出去的,十一二岁的孩子对一切都是好奇的。

Ray看见小王子停在一个小店铺前移不开眼,也好奇地跟了过去。那是一家小小的木偶店,各式各样,姿态万千的木偶摆在架上,老板拿了一两个绘声绘色地演起了木偶剧。

安迷修看着被细绳操控的不会笑也不会哭的木偶,突然有些悲伤。

“想要吗?”

安迷修迅速地点了一下头,又停了下来,略有些迟疑地说:“但是我不喜欢这种。”

“身上有绳子的?”Ray有些意外,但是又马上恢复了平静,轻轻地笑了,“这儿没有,我回去以后送你一个。”

“好!”安迷修没想到他的教父真的能送他一个没有绳的木偶,语调上昂了一点。

“抓贼啊,有人偷东西——”围在店前的人群突然叫嚷起来,一个女孩从人群中挤出来,慌不择路地冲开路人。

毕竟只是十三四岁的女孩,体力自然比不过男人,很快就被追上,让人拖了回来。女孩被摔在人群中间的空地上,她凌乱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身体上下剧烈地起伏,哭得很厉害。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弟弟他想要木偶……他快病死了,我想,想让他临死前完成最后一个心愿……”

“那也不应该偷东西!小偷就是有错!”老板似乎还算得上个中层阶级,对于这种底层人自然是趾高气扬,他指挥了身边的两个小伙计,想要给女孩一个教训。

旁边围着的人没有什么异议,静静地看着女孩被打,蜷缩在地上哭泣。

安迷修攥紧了眉头,下一秒钟就站了出来,拦住了即将落下的拳头:“你们这欺人太甚,姑娘把东西还给你们就够了,为什么还要打人。”

他捡起从女孩手中因无力而脱离的木偶,一步一步走到老板面前,将木偶放在老板桌上,抬头毫不示弱地迎着他的目光,仿佛利剑初露锋芒。

“你……”老板看见他身上的衣服价值不菲,那个白袍的黑发人也似乎不好惹,硬生生地将粗俗的话语咽了进去,目光躲闪地瞟向地上的女孩,“那就不打了,这次给你个教训!”

安迷修这才走回去,扶起地上的女孩,掏出手帕轻轻擦去了她脸上的血迹和泪水,再撑着她站起来。

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去,女孩一瘸一拐地走向一条灰暗的小巷子,不见了身影。

“你果然还是按捺不住啊,还是太鲁莽,万一那老板不依不饶岂不是闹大了,陛下要是知道……”

“我知道,但是他们那样做是不对的。”安迷修罕见地打断了教父的话,站在巷子口,外袍被风吹得飘起来,他将衣领紧了紧。

Ray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只是站在他身后静静地看着他,直到女孩的身影再次出现在巷子口。

“我可以在王宫内给你找份事做,你要不要来?”

女孩看着面前比她还高一点的男孩,略一思索,就点头同意了。

从此,一路无声。

安迷修躺在草地上,感受风静静地从地上拂过。在很久很久的寂静之后,他终于开口:“你,是一定要去吗?”

躺在旁边的雷狮嘴里钓了根草,左腿翘在右腿上晃荡:“是啊,要不是硬性要求谁想去啊。”

“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听〈渡翁〉老头的话,来了一位界,其实在三位界死了变成灵直接在他的船上漂到二位界就够了,结果被他蒙骗进一位界,还当了个差务,现在还要被逼去参加什么天地司联谊大赛……真是——你说你们人司怎么没有参与啊——”

“你去了,还会回来吗?”安迷修兀自打断了他,这可是很罕见的。

雷狮晃荡的腿放了下来,利索地吐出嘴里的草,两臂将上半身撑起,目光向着遥远的远方:“……不知道,也许真的就——”

他的话没说完,就硬生生地被迫吞进了肚里,他的头被托住,甚至有被人向上努力按进去的趋势,他的头巾轻轻地垂到地上,睫毛微微颤抖,唯一能闻到的,或者说能感受到的,只有〈木偶师〉身上清清的淡香。

“……对不起,是我越界了。”

待他回过神来,唇上轻柔的触感已经不在,耳边有的只有〈木偶师〉的歉语。

雷狮利落地站起身,用手背轻轻放在刚刚被温柔对待的唇上,停顿了一两秒,随即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给你,我亲手做的。”安迷修拉住他即将离开的手,放了一只小马的木偶在他的手上。实木的触感让他有些猝不及防,他停下脚步,转身,俯视着安迷修,以及他手中的小木偶。

“……我是应该说不愧为新的〈木偶师〉吗?”从雷狮口中出来的依旧是一贯的嘲讽,转而他收敛起玩笑的表情,将小木偶紧紧攥在手里,转过身去。

“放心,安迷修,我会将你占我的便宜重新占回来的——”雷狮只给他留下一个背影,〈游者〉的右手象征性地朝后面摆了摆,左手则紧攥着那个木偶,仿佛垂死挣扎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等我回来讨债”

安迷修细细咀嚼着他所说的话,不由得弯起嘴角,傻兮兮地笑了,像个刚恋爱的青春期少年。

远处,任由白色头巾被风撕扯的〈游者〉脚下一踉跄,险些直挺挺地摔下去,他的左手将小马木偶抓至胸前,忍受着灵魂被撕扯的痛苦。

该死。这次时间拖长了点……

小王子从梦中惊醒,回忆了一下自己的梦境,忽然呜呜地哭起来——他,他亲吻了他的教父??!!

迷茫无助的小王子随手抓了身边的一个玩具,抓过来才发现那是教父白天送给他的小马木偶,惊得他立马扔了出去。扔出去后,才想起来那是教父送给他的,又急忙跑下床将小木偶捡了回来,抱着小木偶继续呜呜地哭。

以致第二天早上,Ray看见的就是肿着两只眼睛的安迷修,他想去给他上点药,手指刚一碰到他的脸,就被他躲开。

接下来就是小王子慌忙解释,Ray习惯性地揉了揉他的头发,没说什么,听旁边的侍从汇报昨天带回来的女孩子的情况。

3.

安迷修想去找他的教父,但是看着王宫内来来往往慌张的人们,想去打听一下又没好意思上前。

“殿下?是要找Ray大人吗,我带您去。”琼,那个当初被安迷修和Ray救回的后来做了侍女的女孩,牵起陷入了彷徨的小王子的手,逆着人流,走向国王的宫殿。

安迷修看着琼身上被烧得破破烂烂的衣服,也就明白了为何人们都如此匆忙。王子的寝殿在半夜突然起火,尚且在沉睡中的王子被一个用水打湿了全身的忠实的侍女救了出来。国王得知此事后的第一件事当然是查找事故的起源。

而此时此刻,国王的宫殿内,白袍的教父正和高座上的国王周旋。

“……陛下您也应该知道,一个国家如果失去了它唯一的王子后,会是什么下场,这一点我认为不需要我提醒您。”空荡荡的宫殿中心,一个身穿白袍,黑发紫眸的男人笔直地站立着。话语中虽然尽到了应有的尊敬,举止神情却没有任何的谦卑。

身处王座之上的中年男人双手搭在座位上,藏匿在巨大衣袍中的右手已是布满青筋,才强撑起一点国王的架势:“我是不是该提醒你一下你自己的身份!”

“抱歉,是我逾越了,不过关于王子差点被活活烧死在自己的寝宫这一点,您是不是该给全部国民一个完美的交代——”Ray抬头直直对上国王的眼睛,一个邪笑从他的嘴角绽放,周身一种强势的气场迸开,“——或者更准确地来说是,为了您自己犯下的罪行,寻找替罪羊?”

“你,你怎敢这样胡言乱语——”国王激动地站起来,颤抖地手指指向他,然后像被人抽走最后一口气一样瘫在王座上,“——不错,我就是要害死他,怎么了!”

“他有一个薇薇安那么美好的母亲,她有着金色的长发,碧蓝的眼眸,多么温婉的一个女子啊——”国王已经近乎癫狂了,他疯狂的声音充斥了整个大殿,“我娶了她,可是,可是却并不爱我,当初失踪了一年,回来就把那个孽障带回来了,她口口声声地说那是我的孩子。可谁信那会是我的孩子?!”

“我也曾经存在过希望,但是那个孽障却是棕色的头发和蓝绿色的眼睛?!那估计又是哪个野男人的种,我把他养了这么多年已经算尽乐善了!”

Ray冷眼看着发疯的国王,从宽大的衣袍中取出了把剑,直逼国王:“不管那是不是你的孩子,你就是不准伤害安迷修!”

那国王也算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唯唯诺诺的样子让Ray看着心烦。Ray在得到了国王的承诺后,收起了剑,离开了宫殿。刚出宫门,就看见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安迷修。

安迷修还在自己的那块小地方编演着三位界下一回合的故事情节,桌上是堆得满满的文本,尽是人司其他三灵——〈收割者〉,〈牵缘人〉,〈权谋家〉依据下一回合的人物编写出的剧本,而他,作为〈木偶师〉则需要把这些资料串连在一起,编演出一幕幕悲欢离合。

正在他还在愁眉苦恼时,一个女孩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勤劳的〈木偶师〉,你的地司〈游者〉回来了——”她看着安迷修手上动作一愣,然后就像个愣头青似的准备冲出去,连忙严肃起来,拦住他:“〈游者〉被在岔路口拦住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安迷修停顿了一下,拨开她的手:“谢谢,〈牵缘人〉小姐。”

等安迷修跑到岔路口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三司的灵,虽然每一场审判三司只要每司派几个代表来就够了,但是这次确实几乎都来了。

身穿黑色紧身衣的雷狮站在人群中央,正慢条斯理地穿上白色的外套,没有理会旁边人的窃窃私语。

凌驾于人群之上的,是这次的〈审判长〉,将由他来宣布审判结果,而实际上真正审判的,是他身后的由所有自然顺位的上一代甚至几代灵。这次的〈审判长〉是个很神秘的人,看不清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一般例次的〈审判长〉都会尽量掩盖自己的身份,毕竟这个职位一定程度上很招人恨。

“请诸位安静——”

“咳咳,我宣布,本次审判现在开始。”〈审判长〉请了清嗓子,在简单的开场白后就开始质问雷狮,“〈游者〉雷狮,请问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

安迷修心里咯噔一下,不仅仅是因为听到雷狮犯了罪,更多的是因为——知道〈审判长〉身份的震惊。

那是——原本该在不远处悠哉游哉划着船的〈渡翁〉老头!

“……不知道,就早点定罪了吧。”雷狮此时已经穿上了外套,眼睛闭着,仿佛在隐忍着什么。

周围的人群又是一阵唏嘘,一般都会趁早认错期盼自己的刑罚轻一些,这〈游者〉竟直接这样——

“关于举报〈游者〉在本次天地司联谊大赛中,重伤三名天司灵甚至使之濒死,并企图畏罪潜逃的检举可以开始了——”

安迷修的心又沉下去一分,伪善主义的三位界虽然他很看不惯,但是基本的法则他还是遵循的,特别是第一章第一条“不许伤害任何灵”的法则他记得清清楚楚,曾经还十分赞许这条法律。他的脑袋里一嗡,什么听不见,只能看见雷狮站在底下没有动作,接着地司的代表站起来陈述罪证,他的心也沉入谷底。

“——本次审判到此为止,审判结果将在三日后公布。”

直到周围的人的散开,安迷修才反应过来,径直去找了〈渡翁〉,一见到就开门见山地问:“他的刑罚是不是——”

他停顿了一下,面色十分难看:“抹灭痕迹?”

〈渡翁〉先是一蒙,随即那张半老的脸露出了苦笑,叹了口气。

“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在一次很正常的比试中,突然出手重伤了三个,差点还弄死其中一个——要知道,往届的联谊赛都是点到即止——这下恐怕是难逃一劫了……”

安迷修咽了口唾沫,虽然已经隐隐猜到了结果,但还是忍不住悲伤,“抹灭痕迹”就意味着从此消失,从三界中彻底消失,没有再一次轮回到三位界的可能。

他的眼中黯淡了些,脑中像是放电影一样放过了他和雷狮的相遇,在岔路口的初识,一次次的比试过招,相处的很多细节,再到后来的,那个旖旎的吻,还有最后的,他扬起嘴角,用狂放的话语宣告的——“我会将你占我的便宜重新占回来的——等我回来讨债”

他的心早已跌入谷底,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早已是一潭死水,他最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像深处黑暗的人抓住最后一点光明:“我,可以替他赎罪吗?”

〈渡翁〉像是听到了什么惊世骇俗的话语一样,惊讶地看着他:“赎罪可是不知后果的——你真的确定要这样?”

听到了这句话,安迷修反而心里踏实了不少:“当然,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他要干什么,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有未完的事情要去做——他不能就这样消失!”

“而我——赎罪只是不知后果,不一定是抹灭痕迹那么严重的后果——不是么?”

〈渡翁〉沉默了一会,还是重重地叹了口气,摆摆手:“那我去和审判团汇报一下——争取减免点刑罚。”

在结果宣布之前,安迷修不敢去找雷狮,他怕在他面前露了馅,他可不敢让他知道他的打算。

审判结果出来的前一天晚上,安迷修被深夜来访的〈执行官〉带走了,他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心里是无尽的平静,望向地府的方向,他突然扭过头对身边的灵说了句话:“〈执行官〉先生,能否麻烦您替我带个话——就说让雷狮去我的宫殿,我有东西留在那里。”

〈执行官〉点点头,对于这位平日里待人和善的〈木偶师〉,他还是非常愿意帮这个忙的。

安迷修重重地松了口气,带着微笑走向最终的地点,迎接那未知的结局——

小王子突然睁开眼,看到的只有身穿白袍的教父大人站在他的面前,他想都没想冲上去用双臂紧紧抱住他的教父,将头靠在他的胸口,双臂将他箍着。

Ray被自己教子突然起来的亲近弄得不知所措,他只能用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他的背,揉了揉他的头发。不过他的头发蹭着自己的脖颈,确实有些痒。

4.

王宫内所有人都急忙地奔走着,作为一个国家的王子,十三岁是一个分水岭,十三岁以后的王子就意味着可以接触这个国家最核心的权利中心,开始着手处理一些事务。

明天就是安迷修的十三岁生日,他对此很茫然。

门被轻轻敲了几下,安迷修以为进来的会是Ray,结果推开门的人轻轻地说:“殿下,陛下让您去试衣——”

安迷修叹了口气,琼看到小王子来时,脸上是难掩的失望。他勉强撑起身为一个王子该有的气质,点了点头,打开门走了出去。琼跟在小王子的身后,在那次意外的失火后,小王子整个人像是变了一个,更加有一个王子的气场。十三岁的年龄,他的身高也长了不少,已经快赶上琼这个比他还大一两岁的女孩。

安迷修麻木地看着各种裁缝在他身上用米尺量来量去,然后任他们摆弄自己的肢体,心里想的都是他的教父——

他今天怎么没有来?

他是不是生病了?

还是,他已经发现了我对他的心思?

那他是不是以后都不理我了?

年轻的王子心里所想的都是旁人猜不到的,若是猜到了也会当做不知道。

琼看见小王子的表情,轻轻笑了一下,没有点破。

晚上回到自己的殿里,Ray还是没有来。

他将双腿蜷起来,下巴搭在膝盖上,一手环抱双腿,一手摆弄着那个小马木偶,百般聊赖地等着那个人来。

慢慢的慢慢的,夜深了,小王子撑不住了,抱着小木偶沉沉陷入梦乡,小嘴是嘟着的。

这次他的梦里没有他,他仿佛只是飘在空中,能看到所有人但是别人看不见他,他用一个旁观者的视角看到了很多。

他看见雷狮已经平静的脸在听到审判结果那一刻的震惊,扭曲,和痛苦。

他看见审判结束后〈执行官〉走过去拍拍雷狮的肩,安慰了他几句:“别太伤心了,赎罪的结果是不定的,不一定是抹灭痕迹,大多都是轻的——对了,他让我跟你说,他的宫殿里有留给你的东西。”

雷狮道了声谢,疾步走向他的宫殿。刚一推开门,就听见一个神圣的女声:“上一任〈木偶师〉已离职,下一任〈木偶师〉已到位——”

雷狮顿了一下,明白了,咬牙切齿地骂了句什么,然后径直走向那个桌子,桌子上有一张纸——

亲爱的雷狮:

当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大概他们给我的处罚不会很重吧,不用担心。对了,礼物你也收到了,不用想着为我殉情或者大闹三司什么之类的了。还有,我欠你的债不用还了。做好你还没做完的事情就好了。

愿一切安好。

安迷修

雷狮看完这封信,没说什么,重重出了一口气,将这张纸撕碎。然后冷静下来,双手撑着桌子,头低着。

——然后,他把自己衣服上挂着的小马木偶取下来,送至唇前,嘴唇轻轻点了一下。

唯独这个时候,安迷修感受到了一种真实的感觉,温软的唇印在自己干瘪的嘴唇上——但是他仍旧没有醒。

随即,他双手攥紧,神情一恍惚。安迷修感觉整个空间都被扭曲了一下,接着原来只是白色外套的人已经变成了白色袍子,黑色的紧身衣也不见,飘扬的头巾不知飘去了哪。

他停顿一刻,坐下,着手开始处理原来的主人未完的工作。

然后时光变迁,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轻轻敲了敲,进来了一个老头。

雷狮抬头看过去,瞬间站起身,看着老头一步步走过来,叹了口气:“小子,三位界发现了那小子的踪迹,你要不要下去看看——对了,你灵魂不全的问题,应该也可以解决……”

话音刚落,雷狮就已经起身,快步走到门口——“谢谢,〈渡翁〉老头。”

白袍的Ray走下三位界,算准了时机,进入一片耀眼阳光中——

小王子第二天早上自然醒过来,很久没有这么舒坦地做一场梦了,他起身,看见枕边有一张纸,纸上写着——

亲爱的安迷修:

当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我们不久后就会相见,不用担心。对了,生日礼物我已经给你了。还有,你那个老不死的父亲不会伤害你的。

愿一切安好。

Ray

安迷修将这张纸小心翼翼地叠好,放在了自己衣柜里最隐蔽的位置。

5.

这几日的王都人们都惶恐不安,听说前线已经被邻国的王子带兵攻克。提到邻国的王子,人们说到最多的,是那位王子多么的暴虐无道,喜怒无常,曾经的名字叫做布伦达,成年后刚改了名字叫做雷狮。这次的战争,爆发仅仅是因为王子的十八岁生日刚过,国王将这个国家送给他做成人的礼物。邻国的人们都说,以后这位王子上位后,一定是位暴君。

每每这个时候,王都的人们就会感叹自己国家的王子是多么善良,温和,气宇轩昂,风度翩翩。

然而让人永远不会想到的是,王子正站在自己的寝宫,对着窗户,陷入无尽的回忆。

一个人从黑暗中走出来,皮靴踏在实木的地板上发出压迫的声音,声音突然停住,安迷修只感觉后颈一片温热的吐息:“好久不见,小王子。”

安迷修惊讶地转过身,迎接他的只有一个带着红酒味的唇和舌。

片刻后,他松开他,那人还是如初见是一样的打扮,白色的外套和黑色的紧身衣,与传闻中他从小一直穿的黑衣不一样。

他看着思念了五年的人,张开双臂:“欢迎回来,雷狮。”

据藏书阁里面破烂的牛皮书记载,这一年邻国的雷狮王子带着军队直冲进王都,杀死了老国王,俘虏了王子,占领了这个国家。

第二年,雷狮登基,称皇,原王子安迷修被任命为第一骑士,负责守卫皇以及整个国家的安全。

第四年,遭外敌进犯,皇与骑士亲自带领军队抵御外敌。

6.

“然后呢然后呢,琼奶奶,他们最后怎么样了?”

男孩稚嫩的童声将老妇人唤回现实。她当然没有告诉他很多细节,自然也没忍心告诉他最后的结局——

皇与骑士在抵御外敌的战场上撑到了最后,带着胜利的曙光倒了下去,鲜血染透了他们的战袍,但他们是带着微笑离开的。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快睡吧,我的小兔崽子。”老妇人替他掖好了被角,又摸了摸他的头,颤颤巍巍地走出了房间。

小男孩失望地叹了口气,将自己刚刚没来得及说的话咽了回去。他藏在被窝的手里攥着一只新的小木偶,他才不会告诉别人这是一个穿白衬衫的、有蓝绿色眼睛的、笑起来很温柔的大哥哥送给他的,也不会告诉别人,那同行的另一个大哥哥有着紫色的漂亮眸子,白色的外套,和黑色紧身衣,更不会告诉别人,他们俩手牵着手,在街上慢慢地踱着步。

他道过谢,看见夕阳将那两个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看着那两人手牵着手,慢慢远去,去到那遥远的天边——

犯最重级罪行之灵,即可执行刑罚,抹灭痕迹。由于三司中灵大多皆无情无义之徒,若有他人想要赎罪,即减轻其处罚至禁闭两月,另一灵处罚据审判团及〈审判长〉决定,最重即流放至三位界,可适度减轻。

——《位界刑法第一章修订版》

END

不知道能不能看懂,总之就是一个很新的世界观,关于伏笔之类的就是标记出来的白黑。

雷狮原来是因为某些原因灵魂不全,每天只有一个固定的时间段是完整的人格,其余都是以黑和白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格依次单独存在。重伤了别人也是因为没控制好,另一个黑的出来了。安哥走后用的只有白人格,去见他也是白,黑的在邻国,陪了他三年,然后迫不得已为了人格的完整去了邻国,最后又回来。

没想到能写到这么长,但愿能看懂_(:з」∠)_

安迷修他真帅。

收到了!!!疯狂打call!!!第一个瑞金的本~( ̄▽ ̄~)~
@千和安 悄咪咪艾特一下太太

环形游记

她是天使嘤嘤嘤✪ω✪(突然惭愧……_(:з」∠)_

停船靠岸:

        @似悲凉虾 凉虾生日快乐,总算赶上了,文很粗糙,抱歉qwqqqqq一定要好好的哟,就算不在一个学校也不要忘了和泊泊一起分享好东西


    
露中露中露中
老王视角,第一人称
oocoocoocooc


      想当年我跟那个谁好上的时候,王春燕还是一小丫头片子,但她对于我俩的事好像有点觉悟,每次兴趣来了画那丑不拉几的小火柴人儿哥哥的时候,总会顺带捎上那个笑的奸诈的家伙。
       小时候的春燕坐不住,今天上树掏鸟窝,明天带着堂妹王梅梅狠揍隔壁小子,论道行深浅,全小区的小孩儿都得叫她爸爸。她这样也实属正常,那时候爸妈天天忙的连水都顾不着喝一口,我又跟那个谁正如胶似漆,跟连体婴似的,她不自己找点乐子那还真得憋死。我有时候还可惜,这么一水灵儿水灵儿的女娃娃,怎么就这样了呢?不过她现在收敛了,端坐着倒还像个知书达礼的温婉女子,不过也就是像而已,她亲哥我怎么会看不出来。呵,小样儿,装的还挺像,指不定真骗着个帅气小伙儿。
       不过现在,我和那个谁倒是没在一起了。具体原因年代太久远我都忘的差不多了,好像是他不爽我跟同桌关系日渐亲密,我又嫌他黏黏糊糊的像个娘儿们。我和他就这样僵着,没说一句话。后来因为他爸妈离婚,他就跟着母亲回俄罗斯去了。我主动跟他断了联系,想想也算就这么分了吧。
        也不见得有多难受,只是身边突然少了一个陪着我的人,不习惯。有时候吃的还会一不小心买成两份,自己吃不完,多的顺道带回去给春燕,她还挺受宠若惊的。对于那人的消失,她也没问什么,或许是没在意也或许是根本不在意吧。                  
       那个印度的大胡子老头儿泰戈尔说过,如果你因失去了太阳而流泪,那么你也将失去群星了。况且到那时候为止,他给予我的温暖还远远不及太阳的光辉。不过是在冬天总是喜欢取下他的长围巾,一圈一圈绕在我脖子上,弄得我的头没办法动,连嘴巴都被捂得严严实实,就算是和他闹别扭的那段时间也是如此。所以没什么好不开心的。
        他是在冬天离开的。北京的冬天对我来说简直是噩梦,齁冷齁冷的,裹三床被子都不能唤醒我的身体一丝温暖。那天学校的老松树上挂着很长的冰棱,还很难得的出了太阳,我想着到时候看见伊万了,告诉他这叫冰棱,免得这个没见识的大呼小叫丢我的人,顺便给他道个歉,服个软,老这样僵着也不是个事儿。不过他根没去学校,我的数学书里夹着一张纸条,写着,我回去了。又大又圆的字,一看就知道是那家伙的。他就这样回去了,对我的告别就像与普通朋友一样。挺不厚道的。
      


       “哥,帮我去楼下拿个东西。”王春燕呆在她房间里,大着嗓门儿喊我。
        “自己去。”我窝在被子里根本不想动。
        “求你了哥哥,我这儿走不开。”她不依不饶。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从小哥哥我就是这样教你的。况且这世上没有无酬劳的工作。”我据理力争。
        “那支钢笔我买了送给你。”王春燕无可奈何。
        “成交。”我十分满意。
        王春燕说有朋友给她送东西来,时间很紧,让我快些。我不理她,慢慢悠悠的收拾好自己,出了门。
       下了楼,寒风凛冽,冻得我一哆嗦。我紧了紧身上的薄外套,虽然怕冷,但我向来是个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人。
       我环顾四周,只有小区的长椅上坐着一个人在玩手机。看着挺高,戴着帽子,围着围巾,裹得挺严实。 应该就是他了,我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问:“你是王春燕的朋友吗,我帮她下来拿东西。”
       
        他抬起头。
      
        我最熟悉不过的浅紫色双眸,溢着浅浅的笑。
      
        我愣了一愣,心扑通扑通的跳,我怀疑这声音大的他都能听到。我觉得这是一个关键的时候,有必要说点什么,开了口却是,“伊万,你回来了啊。”
        他不说话,只是取下自己的长围巾,一圈又一圈,温柔且耐心的绕在我的脖子上,又取下帽子,想要给我带上,但我躲开了,“丑。”我只说了这样一个字。
        他似乎是笑了,但我低着头,没办法看到他的表情。 我俩就这样站着,什么话也没有说。他一把把我抱住,轻声说:“现在牢牢的圈住了。”


         我想起他才到这边上学的时候,和我交流基本靠画画。他画圆总是一大一小两个圈,每个圆都要涂的很宽,我告诉他,这是环。他看看我,用他完全不标准的中文告诉我,这是圆,只有在这样的圆里,被圈住的人才逃不了。
end

收到啦,第一个本子ヾ(๑╹ヮ╹๑)ノ"
疯狂赞美 @离酒 太太!!!

安雷他们真好ヾ(Ő∀Ő3)ノ

尘光熹微

cp:#味音痴# #米英#

微 #露中# #法加#

米视角

米诞的贺文,然而内容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借着米诞给自己一点动力


&--

[该死的伊万·å¸ƒæ‹‰é‡‘斯基。]

阿尔弗雷德在冲进教室后这么咒着,表面还是保持着笑容面向老师,在老师微微一点头后走向一排排座位。

[人是满的。]阿尔弗雷德心里又咒了一遍伊万,还是抬起头装作不在意似的在人群中寻找着一个空位。他望见第三排最靠走廊的位置,心里放松下来,不顾旁人的眼光踱步过去。

老师还是在讲台上卖力地讲解着,但是可惜那是政治方面的。阿尔弗雷德想起昨天和伊万·å¸ƒæ‹‰é‡‘斯基的赌,面色又阴沉了不少。

[政治课能有多有趣?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愿意听。]他撇撇嘴,眼光向旁边瞟去:邻座是一个有着金色长发的男人,倒也是没认真听课,目光一直停留在某一处。他好奇地顺着望过去,那是一个金色卷发的男孩,看起来很熟悉[……等等,那不是马修吗?!]

瞬间,他对邻座刚刚升起的一点好感灰飞烟灭。果然,课间的时候,邻座的位置空了出来,这让他注意到了那个角落的人。

他有一头金发,那是不同于自己的金,看起来很柔软。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那个人的侧脸。眼睛是绿色的,像块绿宝石,幽远而深邃。不是那种令人看一眼就过目不忘的类型,却意外地,让他对那个人产生了兴趣。

[好想看一下他的正脸是什么样的……]阿尔弗雷德正盯着那个同学,忽然看见他的头往自己这边偏了偏,连忙回过头,假装很认真地听课,心里想被只小猫挠着,痒痒酥酥的,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这个几分钟前还咒着自己的仇人,怨恨着这堂政治课的大男孩,此刻却弯着嘴角,对以后的政治课充满了期待。

#--

第二次的政治课阿尔弗雷德还是罕见地去了。虽说他与伊万·å¸ƒæ‹‰é‡‘斯基打的赌已经完成了,却还是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吸引着他去。

对于这,伊万依旧笑着:“怀春了。”而他正依着的王耀只能摇摇头,叹息一声年轻真好。

阿尔弗雷德去的格外早,而他对于下午的课是从来能迟多少算多少。对于这,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他的表哥——马修,表示十分诧异。

[诶,他来了。]阿尔弗雷德看见教室的门推开,赶紧将头埋进书里。那个人轻轻走进来,走到他的身边,用很 的声音轻轻地说了句:“抱歉,借过一下。”

阿尔弗雷德将椅子移得近了些,身子倾着桌,他听见那个声音像是嗤笑了一声,继续着:“谢谢。”

[真是……美好]阿尔弗雷德心里满满的,这让他想起了曾经的生活,想到了……[那么就叫他知更鸟吧,他的名字就不问了吧,知更鸟……]

他是坐在靠窗的的位置,而阿尔弗雷德是靠走廊的一边,一排三座,他与他之间空了一个位置,仿佛是约定过般,两人都默契地没有坐过中间那个位置。

[别逾越了那条线。]阿尔弗雷德警告着自己,将心里的期待狠狠压了下去,这像是自己扼住了自己的脖子般难受。

[知更鸟不是你能亵渎的。既是它,也是他……]

不知道为什么,阿尔弗雷德还是将自己心里那点隐秘的念想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仿佛那是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那本来就是的,阿尔弗雷德·F·ç¼æ–¯ã€‚]

#--

有时阿尔弗雷德将老师分发的讲义隔着一个桌子的距离递给他,会收到他报以的一个礼貌的道谢。

[要是能够一直这样就好了……]阿尔弗雷德在他报以一个微笑之后这样想着。

阿尔弗雷德看见他坐在窗边,微风拂起窗帘,泛起涟漪,熹光透过玻璃照入室内,洒在那人的身旁,他低头一笔一划地做着笔记,笔尖带起丝丝阳光,仿佛时间就暂停在了这一刻。

他的眼睛是最吸引阿尔弗雷德的地方,那是不同于自己曾经最厌恶的蓝色,而是翠绿。[真像片绿森林……]

[多么美好的事物啊……]

[可惜……]

#--

阿尔弗雷德在似乎没有尽头的巷子中竭力奔跑,雨将他的金发淋湿,衣服也紧紧贴在身上。可他毫不在意,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他的双腿上,希望他的双腿能带他逃离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他小小的手臂护着一只金丝鸟笼,里面是一只小巧玲珑的知更鸟。

泥泞的路上坑坑洼洼,溅起几滴雨珠,男孩的脚步声急促而慌忙,他身后是将要吞噬一切的黑暗。

“来吧,回来吧……”他的身后有这样一个声音蛊惑着。 阿尔弗雷德闭上眼,风刃从他身边削过,胸腔内的氧气有些供应不足,他大力喘息着,像个濒死的人。

[快点,再快点……]

突然,他的脚被绊倒,他向前倒去,鸟笼被狠狠地摔在前方。

“多么可爱的小知更鸟啊,让我来替你保管吧,你还不配拥有这样的东西……”

他的膝盖被划伤,抬头只看见自己的知更鸟被黑暗所吞噬,静静地,没有一丝声响。他全身的血液都像被抽干,浑身乏力,喉咙里像塞了团棉花,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我还不配拥有这样的东西……吗?]

知更鸟最后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他又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

[对,对不起……我该怎么办……]

正在他深陷恐惧与自责中时,他忽然感觉到有一种温暖的力量包裹着他,让他迷茫的心沉了下来。

他终于有力气将自己疲惫的身躯支撑起来,哆哆嗦嗦地站起来,被雨水浸湿的衣服很冰很凉。他打了个喷嚏,环顾四周,四周都是黑暗,他自己却没有被黑暗所吞噬。

“别害怕过去,那是你成长必须所经历的。把握住现在,规划好将来,即使身处黑暗,心仍向光明,尘光中还存有一丝熹微。”

[这个声音……很熟悉]阿尔弗雷德愣愣地站在原地,他伸出手,静静地放在自己的左胸上。

[砰咚,砰咚,砰咚……]

那是自己的心跳声,那颗心还炽热地跳动着……

[这是最后一次课了。]阿尔弗雷德在梦中醒来才意识到这严重的一点,他下意识地望望旁边的位置,他竟然也来这么早? 他还是和往常一样静坐在那,手中的笔没有停下。

[他一定是个很刻苦用功的好学生。] 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度过了飞快的一节政治课,这也许是他上过的最短的一节课了。

[下课铃响了。]阿尔弗雷德再次偏头看向那个人,他似乎意识到了,回过头对他一笑。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①

[亚瑟……]

阿尔弗雷德心里呢喃着这个名字,这是他原先就知道的,却强硬地沉浸于过去而欺骗自己的。但是现在,似乎不需要了。

[未来还有许多美好等着我,不是么。]


END
☆---

①: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经等待很久。
                                             ——《飞鸟集》

阿尔弗雷德生日快乐!(๑•̀ㅁ•́ฅ)

文笔越来越差真是不好意思(,,•́ . •̀,,)

定期清文,可能会修一些还可以救的@x@

the music of Eternal

cp: #味音痴# #米英#

感觉有点ooc,但是尽自己最大努力来写一篇he

给泊泊的生贺  @停船靠岸

由于私人原因发晚了还撞上了眉诞真是不好意思

&--

阿尔弗雷德永远也不会忘了那个下午。

“我回来了,马蒂!”独属于那个美国小男孩的大嗓门随着粗暴的开门声宣扬在整幢屋子里,“马蒂,母亲还没有回来吗,我跟你说个趣事,我今天遇到了个有着漂亮的绿眼睛的小子,那种绿色是我见过的最……”

话音戛然而止,琼斯小子似乎遇到了自出生来最尴尬的时刻——他口中的那个绿眼睛的小子正好端正地坐在马修的床上,手里是没来得及藏起的木吉他。

“阿尔,你回来了……”马修看着自己的堂弟原本喋喋不休却立马转变成了噤若寒蝉,只能软糯糯地开口。

亚瑟看着金发的美国小男孩,听到自己在他心眼中的形象,脸微微红了,再将木吉他往身后藏了藏:“诶,阿尔,真是巧啊……”

阿尔弗雷德也反应过来了,慢慢向后退去,手用力抓住门把手,金属的质感让他冷静了点,反手一扣:“你们继续,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你们的……”

平时大大咧咧的男孩此时正背靠在木门上,闭着眼,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波涛汹涌。


等再一次见到马修时,那个绿眼睛的小子已经走了,而马修,他自己的哥哥,正憋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请求:“阿尔,是我让亚瑟教我吉他的,这件事你别告诉伯母,伯母他知道了会很伤心的……”

阿尔弗雷德此时才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收敛了脸上的嘻笑——要知道,他的母亲可是一直认为学音乐的孩子没出息的,会就此一蹶不振的。

两个孩子的两只小手指头勾在一起,仿佛许下了一个天大的承诺,脸上也尽是严肃的脸色。

一个开门声打破了沉寂,一个上扬的成年女声传了进来:“阿尔,马修,回来了吗——”

#--
“听说了吗,旁边的柯克兰家搬走了,可惜不在这了,那个柯克兰家的小儿子我还是很喜欢的呢!那么有礼貌的一个孩子……”

阿尔弗雷德听见自己母亲略有些可惜的话语,惊讶地抬起头,与身旁的马修对视了一眼,嘴里想要蹦出些什么却竭力抑制住自己,终于从嘴里憋出一句话来:“是亚瑟·æŸ¯å…‹å…°å—?他还好吧?”

这位依旧青春的琼斯夫人突然想起些什么,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嗯,就是那个亚瑟,你们小时候应该见过的,他还特别礼貌地送来过柯克兰夫人做的点心,马修应该是见过的吧?”

马修忽然被提及,有些慌乱:“诶,嗯,是的,伯母。”他心里尽是担心,怕是这位夫人早就看出来什么了。

“马修小时有一段时间没去上学,是应该见过的。”琼斯夫人立马话题转移,“小柯克兰倒是没事,好像他的父亲遭遇了什么不幸,也真是可怜,你们也别瞎操心了,条条大路通罗马。”

阿尔弗雷德既庆幸母亲没有发现,又担心起亚瑟来。那个曾用那双温柔的绿眸盯着他的人不知道怎么样了?

虽然过了不少年,他可是还依旧记得曾借“听课旁习”的名义与亚瑟度过的时光呢。

#--
这种固执的想念一直陪伴了阿尔弗雷德很久很久,直到他进入W学院不久——

那天他刚与几个才认识的朋友打完一场篮球赛,几个人勾肩搭背地走在回寝室的路上。

晚上的校园里很安静,路灯延绵出一条拖得很长的灯光,对面正迎面走来一个看起来瘦弱的男生,他逆着光走来——

十米。

五米。

三米。

二米。

一米。

阿尔弗雷德总算是看清了那个人,可是为何那让他想起了另一个人?

“嘿,琼斯,你在看什么?”身旁一个人自觉地将搭在背上的手臂收了回来,顺着阿尔的目光看过去,“哦,这是亚瑟·æŸ¯å…‹å…°ï¼Œå­¦ç”Ÿä¼šä¼šé•¿ï¼Œç®¡å¾—特别严。”

亚瑟?

柯克兰?

那不是……

#--

W学院的学生们最近都很奇怪,那个新来的长得挺帅的篮球队队长怎么和一直以古板严肃著称的学生会会长走到一起了?还越走越近?

此时的阿尔弗雷德正盘腿坐在偌大的音乐教室里,阳光通过窗帘间的缝隙照射进来,映在光滑的木地板上。

阿尔弗雷德回忆起近日再遇亚瑟了解到的情况:亚瑟从小爱弹吉他,并且表现出了天赋,他的父母也很支持他。但在一次与父亲无谓的争吵后,父亲想去乐器店买把上好的吉他作为歉礼。然而,意外发生了,亚瑟的父亲出了车祸,送医院抢救无效后去世,那把买回的吉他却仍然保存了下来。但亚瑟出于对父亲的愧疚和自责,决定终身不再碰吉他,将自己曾心爱的东西与逝去的青涩一起埋葬,并搬离了那个地方。

他想着想着,眉头罕见地皱了起来,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木地板。

“叩叩”这是属于英国人独有的敲门声,即使门是开着的还是敲了几下,“阿尔?”

“亚蒂,你来了!”阿尔弗雷德站起来,像是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把古典的木吉他,递过去,“给,你可是答应好了的。”

亚瑟看着很多年没有再碰到过的木吉他,手颤颤巍巍地接了过来,手指拨了一下弦,似乎听到了那个懦弱的自己在哀鸣。最终还是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循着记忆中的旋律,将音符弹奏出来。

那是一曲最为特别的谱子,同他从前弹过的都不一样,那是他曾经和眼前这个人一起创作的曲子。那时候,马修站在门口放风,他则弹奏着自己心中所想,而眼前的人眯眼听着,时不时提出改良意见。

只是不过——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吧,也许在这次之后,他再也不会依别人的愿拾回残念了。

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却突然被一阵掌声打断。

是的,那不是一个人能够发出的。而是一群人。

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不仅仅是面带微笑的阿尔弗雷德,还有很多很多的陌生人,他们脸上的笑容仿佛在嘲笑着他。

The noise of the moment scoffs at the music of Eternal.①

亚瑟不记得那天下午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记得阿尔弗雷德由原本的邀功变成了惊讶,在最后是自责。接着他飞一般地离开了那个让他伤心的地方。

阿尔弗雷德知道自己错了,错在不该让那些人狠狠地撕开血淋淋的伤口,但他恼怒的恋人从不听人解释。

#--
圣诞的晚会从来是热热闹闹的,就算它缺了个吉他天才,也并不会改变什么。

亚瑟被自己的妹妹硬拉着去看了看今年W学院的圣诞晚会,一场下来当然少不了冷嘲热讽。

直到他看见舞台上光芒四射的琼斯:

阿尔弗雷德穿了身普通的行头,穿着不同的鞋子,带着的还是那副眼镜——他不是都说过让琼斯去换副眼镜的吗,这副眼镜已经不能用了。背上挎着一架钢弦吉他——嘁,钢弦的自然没有木吉他好。

亚瑟正想起身离开,却听见那人正色的言辞:“此曲献给我一个很重要的人,抱歉。”

他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那个毛毛躁躁的美利坚小伙子。

阿尔弗雷德微低下头,缓慢地开始了他的演奏,他很用心,弹完了好一会儿都好像还沉浸在曲境里,隔了一会才起身鞠躬下台。

到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收拾收拾,准备找回自己的恋人。

然而此时的学生会会长早在第一个音就一听出这便是那首他们合谱的曲子,不同的是,剩下的一半阿尔也补齐了。演奏完毕后,当然是牵着妹妹 落荒而逃了。


“琼斯,这有一个便条给你的。”

阿尔弗雷德正准备追出去的时候,一个同学叫住了他。

便条上是用标准的英语写的一行字:
Let this be my last word,that I trust thy love.②


①:瞬间的喧声,讥笑着永恒的音乐——《泰戈尔诗集》
②:“我相信你的爱。”让这句话做我最后的话。——《泰戈尔诗集》

END

诈个尸,文笔越来越差似乎没有救了

正在努力成为一个冷圈的太太(¯ï¹ƒ¯ï¼‰

被捏住会嘎吱乱叫的少女:

数次看到冷圈好文热度低评论寥寥——其实,没有绝对冷的圈,只要太太肯肝,而决定他们肯不肯干的人,是大家啊,是你们啊,热度低一时半会可能无法改变,但是多留几句评价是完全可以做到的!语死早没关系哪怕只有一句我很喜欢你的文我很喜欢你的画,都够了(当然长点更好,闭嘴),爱他们就一定要告诉他们至少在他们出圈之前,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一个已经开始考虑开几个小号给太太点赞的智障)望周知,原微博请见@五小小才儿夕,已获得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