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悲凉虾🎋

慢工出细活


这里凉虾,定期清文,目前状态见头像

尘光熹微

cp:#味音痴# #米英#

微 #露中# #法加#

米视角

米诞的贺文,然而内容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借着米诞给自己一点动力


&--

[该死的伊万·布拉金斯基。]

阿尔弗雷德在冲进教室后这么咒着,表面还是保持着笑容面向老师,在老师微微一点头后走向一排排座位。

[人是满的。]阿尔弗雷德心里又咒了一遍伊万,还是抬起头装作不在意似的在人群中寻找着一个空位。他望见第三排最靠走廊的位置,心里放松下来,不顾旁人的眼光踱步过去。

老师还是在讲台上卖力地讲解着,但是可惜那是政治方面的。阿尔弗雷德想起昨天和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赌,面色又阴沉了不少。

[政治课能有多有趣?竟然还有这么多人愿意听。]他撇撇嘴,眼光向旁边瞟去:邻座是一个有着金色长发的男人,倒也是没认真听课,目光一直停留在某一处。他好奇地顺着望过去,那是一个金色卷发的男孩,看起来很熟悉[……等等,那不是马修吗?!]

瞬间,他对邻座刚刚升起的一点好感灰飞烟灭。果然,课间的时候,邻座的位置空了出来,这让他注意到了那个角落的人。

他有一头金发,那是不同于自己的金,看起来很柔软。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那个人的侧脸。眼睛是绿色的,像块绿宝石,幽远而深邃。不是那种令人看一眼就过目不忘的类型,却意外地,让他对那个人产生了兴趣。

[好想看一下他的正脸是什么样的……]阿尔弗雷德正盯着那个同学,忽然看见他的头往自己这边偏了偏,连忙回过头,假装很认真地听课,心里想被只小猫挠着,痒痒酥酥的,是他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这个几分钟前还咒着自己的仇人,怨恨着这堂政治课的大男孩,此刻却弯着嘴角,对以后的政治课充满了期待。

#--

第二次的政治课阿尔弗雷德还是罕见地去了。虽说他与伊万·布拉金斯基打的赌已经完成了,却还是有一种神秘的东西吸引着他去。

对于这,伊万依旧笑着:“怀春了。”而他正依着的王耀只能摇摇头,叹息一声年轻真好。

阿尔弗雷德去的格外早,而他对于下午的课是从来能迟多少算多少。对于这,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他的表哥——马修,表示十分诧异。

[诶,他来了。]阿尔弗雷德看见教室的门推开,赶紧将头埋进书里。那个人轻轻走进来,走到他的身边,用很 的声音轻轻地说了句:“抱歉,借过一下。”

阿尔弗雷德将椅子移得近了些,身子倾着桌,他听见那个声音像是嗤笑了一声,继续着:“谢谢。”

[真是……美好]阿尔弗雷德心里满满的,这让他想起了曾经的生活,想到了……[那么就叫他知更鸟吧,他的名字就不问了吧,知更鸟……]

他是坐在靠窗的的位置,而阿尔弗雷德是靠走廊的一边,一排三座,他与他之间空了一个位置,仿佛是约定过般,两人都默契地没有坐过中间那个位置。

[别逾越了那条线。]阿尔弗雷德警告着自己,将心里的期待狠狠压了下去,这像是自己扼住了自己的脖子般难受。

[知更鸟不是你能亵渎的。既是它,也是他……]

不知道为什么,阿尔弗雷德还是将自己心里那点隐秘的念想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仿佛那是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那本来就是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

#--

有时阿尔弗雷德将老师分发的讲义隔着一个桌子的距离递给他,会收到他报以的一个礼貌的道谢。

[要是能够一直这样就好了……]阿尔弗雷德在他报以一个微笑之后这样想着。

阿尔弗雷德看见他坐在窗边,微风拂起窗帘,泛起涟漪,熹光透过玻璃照入室内,洒在那人的身旁,他低头一笔一划地做着笔记,笔尖带起丝丝阳光,仿佛时间就暂停在了这一刻。

他的眼睛是最吸引阿尔弗雷德的地方,那是不同于自己曾经最厌恶的蓝色,而是翠绿。[真像片绿森林……]

[多么美好的事物啊……]

[可惜……]

#--

阿尔弗雷德在似乎没有尽头的巷子中竭力奔跑,雨将他的金发淋湿,衣服也紧紧贴在身上。可他毫不在意,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他的双腿上,希望他的双腿能带他逃离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他小小的手臂护着一只金丝鸟笼,里面是一只小巧玲珑的知更鸟。

泥泞的路上坑坑洼洼,溅起几滴雨珠,男孩的脚步声急促而慌忙,他身后是将要吞噬一切的黑暗。

“来吧,回来吧……”他的身后有这样一个声音蛊惑着。 阿尔弗雷德闭上眼,风刃从他身边削过,胸腔内的氧气有些供应不足,他大力喘息着,像个濒死的人。

[快点,再快点……]

突然,他的脚被绊倒,他向前倒去,鸟笼被狠狠地摔在前方。

“多么可爱的小知更鸟啊,让我来替你保管吧,你还不配拥有这样的东西……”

他的膝盖被划伤,抬头只看见自己的知更鸟被黑暗所吞噬,静静地,没有一丝声响。他全身的血液都像被抽干,浑身乏力,喉咙里像塞了团棉花,想说话却说不出来。

[我还不配拥有这样的东西……吗?]

知更鸟最后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他又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无力。

[对,对不起……我该怎么办……]

正在他深陷恐惧与自责中时,他忽然感觉到有一种温暖的力量包裹着他,让他迷茫的心沉了下来。

他终于有力气将自己疲惫的身躯支撑起来,哆哆嗦嗦地站起来,被雨水浸湿的衣服很冰很凉。他打了个喷嚏,环顾四周,四周都是黑暗,他自己却没有被黑暗所吞噬。

“别害怕过去,那是你成长必须所经历的。把握住现在,规划好将来,即使身处黑暗,心仍向光明,尘光中还存有一丝熹微。”

[这个声音……很熟悉]阿尔弗雷德愣愣地站在原地,他伸出手,静静地放在自己的左胸上。

[砰咚,砰咚,砰咚……]

那是自己的心跳声,那颗心还炽热地跳动着……

[这是最后一次课了。]阿尔弗雷德在梦中醒来才意识到这严重的一点,他下意识地望望旁边的位置,他竟然也来这么早? 他还是和往常一样静坐在那,手中的笔没有停下。

[他一定是个很刻苦用功的好学生。] 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度过了飞快的一节政治课,这也许是他上过的最短的一节课了。

[下课铃响了。]阿尔弗雷德再次偏头看向那个人,他似乎意识到了,回过头对他一笑。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亚瑟……]

阿尔弗雷德心里呢喃着这个名字,这是他原先就知道的,却强硬地沉浸于过去而欺骗自己的。但是现在,似乎不需要了。

[未来还有许多美好等着我,不是么。]


END
☆---

①: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经等待很久。
                                             ——《飞鸟集》

阿尔弗雷德生日快乐!(๑•̀ㅁ•́ฅ)

文笔越来越差真是不好意思(,,•́ . •̀,,)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