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悲凉虾🎋

慢工出细活


这里凉虾,定期清文,目前状态见头像

the music of Eternal

cp: #味音痴# #米英#

感觉有点ooc,但是尽自己最大努力来写一篇he

给泊泊的生贺  @停船靠岸

由于私人原因发晚了还撞上了眉诞真是不好意思

&--

阿尔弗雷德永远也不会忘了那个下午。

“我回来了,马蒂!”独属于那个美国小男孩的大嗓门随着粗暴的开门声宣扬在整幢屋子里,“马蒂,母亲还没有回来吗,我跟你说个趣事,我今天遇到了个有着漂亮的绿眼睛的小子,那种绿色是我见过的最……”

话音戛然而止,琼斯小子似乎遇到了自出生来最尴尬的时刻——他口中的那个绿眼睛的小子正好端正地坐在马修的床上,手里是没来得及藏起的木吉他。

“阿尔,你回来了……”马修看着自己的堂弟原本喋喋不休却立马转变成了噤若寒蝉,只能软糯糯地开口。

亚瑟看着金发的美国小男孩,听到自己在他心眼中的形象,脸微微红了,再将木吉他往身后藏了藏:“诶,阿尔,真是巧啊……”

阿尔弗雷德也反应过来了,慢慢向后退去,手用力抓住门把手,金属的质感让他冷静了点,反手一扣:“你们继续,我不是故意要打扰你们的……”

平时大大咧咧的男孩此时正背靠在木门上,闭着眼,努力平复着内心的波涛汹涌。


等再一次见到马修时,那个绿眼睛的小子已经走了,而马修,他自己的哥哥,正憋红着脸,吞吞吐吐地请求:“阿尔,是我让亚瑟教我吉他的,这件事你别告诉伯母,伯母他知道了会很伤心的……”

阿尔弗雷德此时才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收敛了脸上的嘻笑——要知道,他的母亲可是一直认为学音乐的孩子没出息的,会就此一蹶不振的。

两个孩子的两只小手指头勾在一起,仿佛许下了一个天大的承诺,脸上也尽是严肃的脸色。

一个开门声打破了沉寂,一个上扬的成年女声传了进来:“阿尔,马修,回来了吗——”

#--
“听说了吗,旁边的柯克兰家搬走了,可惜不在这了,那个柯克兰家的小儿子我还是很喜欢的呢!那么有礼貌的一个孩子……”

阿尔弗雷德听见自己母亲略有些可惜的话语,惊讶地抬起头,与身旁的马修对视了一眼,嘴里想要蹦出些什么却竭力抑制住自己,终于从嘴里憋出一句话来:“是亚瑟·æŸ¯å…‹å…°å—?他还好吧?”

这位依旧青春的琼斯夫人突然想起些什么,深深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嗯,就是那个亚瑟,你们小时候应该见过的,他还特别礼貌地送来过柯克兰夫人做的点心,马修应该是见过的吧?”

马修忽然被提及,有些慌乱:“诶,嗯,是的,伯母。”他心里尽是担心,怕是这位夫人早就看出来什么了。

“马修小时有一段时间没去上学,是应该见过的。”琼斯夫人立马话题转移,“小柯克兰倒是没事,好像他的父亲遭遇了什么不幸,也真是可怜,你们也别瞎操心了,条条大路通罗马。”

阿尔弗雷德既庆幸母亲没有发现,又担心起亚瑟来。那个曾用那双温柔的绿眸盯着他的人不知道怎么样了?

虽然过了不少年,他可是还依旧记得曾借“听课旁习”的名义与亚瑟度过的时光呢。

#--
这种固执的想念一直陪伴了阿尔弗雷德很久很久,直到他进入W学院不久——

那天他刚与几个才认识的朋友打完一场篮球赛,几个人勾肩搭背地走在回寝室的路上。

晚上的校园里很安静,路灯延绵出一条拖得很长的灯光,对面正迎面走来一个看起来瘦弱的男生,他逆着光走来——

十米。

五米。

三米。

二米。

一米。

阿尔弗雷德总算是看清了那个人,可是为何那让他想起了另一个人?

“嘿,琼斯,你在看什么?”身旁一个人自觉地将搭在背上的手臂收了回来,顺着阿尔的目光看过去,“哦,这是亚瑟·æŸ¯å…‹å…°ï¼Œå­¦ç”Ÿä¼šä¼šé•¿ï¼Œç®¡å¾—特别严。”

亚瑟?

柯克兰?

那不是……

#--

W学院的学生们最近都很奇怪,那个新来的长得挺帅的篮球队队长怎么和一直以古板严肃著称的学生会会长走到一起了?还越走越近?

此时的阿尔弗雷德正盘腿坐在偌大的音乐教室里,阳光通过窗帘间的缝隙照射进来,映在光滑的木地板上。

阿尔弗雷德回忆起近日再遇亚瑟了解到的情况:亚瑟从小爱弹吉他,并且表现出了天赋,他的父母也很支持他。但在一次与父亲无谓的争吵后,父亲想去乐器店买把上好的吉他作为歉礼。然而,意外发生了,亚瑟的父亲出了车祸,送医院抢救无效后去世,那把买回的吉他却仍然保存了下来。但亚瑟出于对父亲的愧疚和自责,决定终身不再碰吉他,将自己曾心爱的东西与逝去的青涩一起埋葬,并搬离了那个地方。

他想着想着,眉头罕见地皱了起来,手指一下一下敲击着木地板。

“叩叩”这是属于英国人独有的敲门声,即使门是开着的还是敲了几下,“阿尔?”

“亚蒂,你来了!”阿尔弗雷德站起来,像是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把古典的木吉他,递过去,“给,你可是答应好了的。”

亚瑟看着很多年没有再碰到过的木吉他,手颤颤巍巍地接了过来,手指拨了一下弦,似乎听到了那个懦弱的自己在哀鸣。最终还是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循着记忆中的旋律,将音符弹奏出来。

那是一曲最为特别的谱子,同他从前弹过的都不一样,那是他曾经和眼前这个人一起创作的曲子。那时候,马修站在门口放风,他则弹奏着自己心中所想,而眼前的人眯眼听着,时不时提出改良意见。

只是不过——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吧,也许在这次之后,他再也不会依别人的愿拾回残念了。

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却突然被一阵掌声打断。

是的,那不是一个人能够发出的。而是一群人。

他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不仅仅是面带微笑的阿尔弗雷德,还有很多很多的陌生人,他们脸上的笑容仿佛在嘲笑着他。

The noise of the moment scoffs at the music of Eternal.①

亚瑟不记得那天下午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记得阿尔弗雷德由原本的邀功变成了惊讶,在最后是自责。接着他飞一般地离开了那个让他伤心的地方。

阿尔弗雷德知道自己错了,错在不该让那些人狠狠地撕开血淋淋的伤口,但他恼怒的恋人从不听人解释。

#--
圣诞的晚会从来是热热闹闹的,就算它缺了个吉他天才,也并不会改变什么。

亚瑟被自己的妹妹硬拉着去看了看今年W学院的圣诞晚会,一场下来当然少不了冷嘲热讽。

直到他看见舞台上光芒四射的琼斯:

阿尔弗雷德穿了身普通的行头,穿着不同的鞋子,带着的还是那副眼镜——他不是都说过让琼斯去换副眼镜的吗,这副眼镜已经不能用了。背上挎着一架钢弦吉他——嘁,钢弦的自然没有木吉他好。

亚瑟正想起身离开,却听见那人正色的言辞:“此曲献给我一个很重要的人,抱歉。”

他睁大了眼睛,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那个毛毛躁躁的美利坚小伙子。

阿尔弗雷德微低下头,缓慢地开始了他的演奏,他很用心,弹完了好一会儿都好像还沉浸在曲境里,隔了一会才起身鞠躬下台。

到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收拾收拾,准备找回自己的恋人。

然而此时的学生会会长早在第一个音就一听出这便是那首他们合谱的曲子,不同的是,剩下的一半阿尔也补齐了。演奏完毕后,当然是牵着妹妹 落荒而逃了。


“琼斯,这有一个便条给你的。”

阿尔弗雷德正准备追出去的时候,一个同学叫住了他。

便条上是用标准的英语写的一行字:
Let this be my last word,that I trust thy love.②


①:瞬间的喧声,讥笑着永恒的音乐——《泰戈尔诗集》
②:“我相信你的爱。”让这句话做我最后的话。——《泰戈尔诗集》

END

诈个尸,文笔越来越差似乎没有救了

评论(10)

热度(10)